淺析《新三峽》紀錄片的紀實與審美(三)
馬憲峰

發布時間:2017年03月22日 12:39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前兩期我分別從“用藝術美完善紀實的境界”和“用善的觀念指導紀實創作”這兩個方面,結合參與七集大型高清紀錄片《新三峽》的創作經驗,和大家詳細探討了紀錄片藝術創作中紀實與審美關系如何把握和協調的問題。這期創作手記中我將從第三個方面——“用審美理想提升紀實的品格”,來和大家進行最后的討論。

 

  

理想問題是審美學的核心問題。理想,是對未來事物的美好想象希望,是對某事物臻于最完善境界的觀念。

藝術創作的精益求精,源于創作者的藝術理想。正如我們紀錄片《新三峽》總導演楊書華先生說的:“該片將全面展示三峽工程建設的輝煌成就,科學、客觀地回應社會對三峽工程的關切,全面、生動地展示三峽工程帶給三峽地區的新風貌、新景觀、新氣象。不僅是展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也是展示中華民族的高度智慧和強大凝聚力;更是為三峽工程這個中華民族前赴后繼追逐了近百年的世紀夢想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將這項人類水利史上最輝煌的成就留存于歷史,傳承于未來!”

 

  

審美理想把理想與現實統一起來,把實現理想的目的與手段統一起來,它是人類實踐活動的強大精神動力。它可以用來衡量和評價生活和藝術中的美與丑、真與假、善與惡的各種事物與現象,引導人們正視并揭露現實中的矛盾,鼓舞人們不畏艱難,為光明的未來奮斗、拼搏。它既反映客觀對象的某種屬性,又經過了主體的加工和改造。作為藝術形態之一的紀錄片,必然體現著創作者的審美理想。

 

  

一、藝術作品對現實的反映是一種以審美理想為媒介的認知,它比現實美更高、更集中、更典型。藝術家的審美理想大體上決定了藝術作品的傾向性和藝術方法、內容與形式。

世界是由兩部分組成的:我們所能感知到的真實世界和我們所能思考到的可能世界。紀錄片就是研究我們所能具體感知的真實世界,它的一切拍攝手段都必須符合真實性。審美理想往往是人們想達到的可能世界,它雖然代替不了現實世界,卻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主體對于審美對象的選擇以及所做出的審美判斷。

 

  

二、審美理想集中體現了主體內在固有的審美尺度及要求,一切審美活動包括的審美感受、審美判斷和審美創造,都是在它的燭照下進行的。

任何一部紀錄片在拍攝前必須考慮的是:拍什么?怎樣拍(也就是與之建立怎樣的審美關系)?比如紀錄片的開山始祖弗拉哈迪在拍攝《北方的納努克》前,他在選擇時已經做了審美判斷,那就是這些生活在遙遠北方的少數民族,他們的日常生活在作者眼中是美好的,因為他們保留了人們最純樸的本性,沒有被工業社會異化與污染。而紀實作品在符合主體內在審美尺度的同時,還要符合紀實的真實客觀的審美需要,著重展現生活的原生態和完整過程,排斥虛構。

我們紀錄片《新三峽》的總導演楊書華先生,在創作之初,對如何切入、如何選取,也是殫精竭慮,他在導演闡述中說:“……在創作上力求精心策劃、精心攝制、打造精品。在文化基調上,以治水文明為底氣、展國家工程之大氣、揚中華民族之志氣。在政治基調上力求做到三個精神,力求展示決策者的民主科學精神、建設者們的創新奮斗精神和百萬移民奉獻的協作精神。同時在度上,我們力求在做到有人文高度、哲學深度、客觀角度、公平尺度和大國氣度的同時,讓這個片子有高度、有深度、有廣度、有角度和有溫度……”這充分體現了《新三峽》表現出來的那種“始終以高度的國家使命感,用影像為中華民族的百年夢想、千秋工程做記錄,并把三峽精神傳播于世界、傳承給未來”的崇高的藝術理想。

 

  

三、審美理想作為一種人生修養,直接使審美活動成為主體人生實踐的重要組成部分。

樹立了一定審美理想的人,由于他的心目中有了明確的對于美的事物的要求和渴望,所以就會對客觀世界中呈現的美特別敏感。當對象世界中符合他的審美理想的事物一出現,他便會立即感到難以名狀的喜悅和全身心的陶醉。

舉個簡單的生活例子,一個對自然界的氣味,尤其香味特別喜歡的人,會立刻嗅到空氣中的香氣而找到其源頭,而其他人往往熟“嗅”而無“睹”。一個紀實的紀錄片創作者,就應該具備這種隨時發現“香氣”的能力,用跟拍、抓拍、隱拍等藝術手法,捕獲到有審美價值的鏡頭。

 

  

四、審美理想總是體現著人們進行美的創造的目標,激勵著人們追求美、創造美的熱忱,吸引著人們為創造更加美好的未來而不斷奮斗。

紀實是一種能較充分地表現影視本體特性的藝術觀念,紀實方法的提倡,有助于創作者更深刻地去理解影視本體特性,能夠最大程度的貼近生活的原味,最有助于揭示生活的真相。同時,人們的審美需求與標準是隨著時代、社會的不斷變化而發生著或明或暗的變化的,每一個紀錄片工作者都應有敏銳的洞察與理解能力去把握這些變化,對紀實的理解不要機械化,要不斷開拓紀實紀錄片的內容和題材,給予這種創作手法更廣闊的空間,才能保持其生命力。

有了符合紀實的審美理想,我們的紀錄片創作者也就能創造出更多更優秀的紀實作品來回報社會。

 

  

結語:

紀錄片的本質特征是視聽形象的紀實性,這已成為共識。隨著紀實手法的濫用,以及紀錄片本身出現的一些變化,有人對紀實在紀錄片中的地位提出了質疑。但如果失去影像的紀實特征,紀錄片又是什么呢?我認為,在紀實的基礎之上與具體的審美需求之間,找到兩者的平衡點,使兩者協調融合,才是紀錄片的發展變化之路。

紀實的最基本作用是再現生活,而紀錄片的最高品格和境界是通過對客觀現實的真實記錄,從中升華出一種別樣的生活美、藝術美。紀實應與具體的審美需求相協調,以達到紀錄片既不失其真實性特征,又能體現其美學上的追求與境界。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山西体彩网